云浮县区创新方法加速“三清三拆”去库存 巧借第三方调研提升农村人居环境
&nbsp调研人员登记了应拆建筑物村庄、户主和拆除原因等信息。雷贤辉 摄 “根据第三方调研报告,村干部召集我们拆除村中几处过去遗漏的泥砖房。”烈日当空下,云浮市新兴县水台镇村民曾某对记者说。近段时间,与曾某一同行动起来的,还有云浮市新兴县和云安区各村村民们。问及缘由,村民们无一例外会将话题聚焦到同一个方向:第三方调研。 &nbsp今年7月以来,云浮市新兴县、云安区先后委托南方日报社作为第三方机构,对辖区内20户以上自然村进行地毯式摸查,为“三清三拆”去库存工作建立科学化工作台账,扎实开展“三清三拆三整治”专项行动,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开好头、起好步。 “作为第三方调研机构,我们根据废弃危旧房、废弃猪牛栏、露天厕所以及乱搭乱建情况,分为A、B、C、D四种,依据实际考察情况登记到表中。”调研员张某向记者展示了一份新兴县�{竹镇良洞村的《“三清三拆”去库存登记表》,表格不仅详细记录了登记建筑的类型,还录入了建筑物的归属村小组以及户主。 “几乎每天都泡在村中与村民们沟通交流,虽然很累,但看到这份密密麻麻的调研表,心里还是挺满意的。”张某对记者说。 &nbsp同样感到满意的,还有村干部们。“过去我们总以为‘三清三拆’工作只需将村道两旁建筑搞漂亮就行了,村中很多地方都忽略了,是我们工作不到位。”拿着第三方调研报告,新兴县某村村干部不禁说道。如今,这名干部带领村民们根据报告将村中违规建筑一一拆除。 &nbsp在第三方调研中,调研人员与当地党员干部还深入了解当地村民对于“三清三拆”政策的接受情况。 “这个鸡棚看上去没什么问题,为什么要拆除?”在调研过程中,这是许多村民向调研人员提出的疑问。 “我们在调研过程中发现,许多村民对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理解,还停留于‘拆’字,没有理解‘清’字。”调研团工作人员林某在调研云安区富林镇部分乡村时发现,许多村民认为“三清三拆”工作只需将村中泥砖房拆除即可,对于乱堆乱放建筑材料、随意搭建鸡棚、村道障碍物等,“并不需要理会”。 &nbsp对此,除登记废弃泥砖房外,对于一些乱搭乱建现象,调研团工作人员都会仔细向村民们讲解政策具体要求及拆除原因。许多村民在交流沟通后,都表示自愿拆除自己搭建的鸡棚。“过去觉得自己方便就好,没有考虑村容村貌问题。”新兴县天堂镇内东村村民对记者说,“调研人员向我仔细讲解了政策具体要求后,我明白想让村里生活环境更好,不仅要拆废弃旧屋,还要清理乱搭乱建、建筑废料等,这些都很重要。” &nbsp调研人员耐心与村民们交流,这不仅让村民们的思想发生转变,还充分调动了农民作为主体参与到人居环境整治工作当中。“谁都不愿意自己的一些建筑被打上‘拆’的标签,所以许多村民看到被登记后,都马上拿起工具清理,有些村在调研后第二天就已经整治好了。”新兴县天堂镇一名镇干部表示。 “凭借规范严谨的一手调研数据,现在云安区全区已经动起来了!”云安区农业农村和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为了解决该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的相关问题,云安区一方面落实区领导干部挂点督导,组织区直机关干部回乡服务;另一方面,根据第三方调研报告,要求乡镇能拆除的尽量拆除,拆除不了的就要尽快修复和清理,确保年底前完成“三清三拆三整治”的目标任务。 &nbsp南方日报记者 韩安东 雷贤辉 方镇彬